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游戏

【檀香.某人杯】相逢玉皇山(微电影剧本 征文)

时间:2019-09-14 08:59:09 来源:互联网 阅读:1次
1、 中州林学院外景日外
高楼林立的中州林学院外景。
中州林学院的牌子悬挂在宽敞的大门旁。
办公室内坐着一位年近花甲的女教授,她那丝丝银发和白净而圆润的面颊告诉人们,她是一位善良的老妈妈,她就是陈秀英。
此刻,她正坐在桌旁聚精会神地看着一封信。
画外音:“亲爱的妈妈!您老人家好!儿遵从母训来到这中州边陲的山区县山口镇玉皇山,已半年有余,由于儿所包扶的玉皇山村脱贫难度大,情况又极端复杂,故而没有及时向母亲问安,也没有回禀儿在这里的工作情况,还望母亲多多包容!如今玉皇山村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局面已经初见成效。儿已深深地爱上了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特别是爱上了那一千二百亩轩辕松林!我敬佩玉皇山人竟然会在这荒山野岭上造出这么茂密、这么高大的松林!更敬佩那位带领玉皇山人造成这一片轩辕松林的刘松林!”
当“刘松林”的名子一跳入陈秀英的眼帘,她激动地拿着信站了起来。
画外音:“妈妈!他不愧为轩辕松林的创始人,更不愧为轩辕松林的保护神,他为了保住这片松林,在扑灭森林大火中牺牲了!”
此刻,陈秀英悲痛地扑在桌上:“松林啊!我对不起你呀!”陈秀英陷入了回忆,三十年前的往事展现在眼前:
字幕:一九六四年

2、当年洛川县林业局办公室。
时任林业局副局长的宋立文正在桌前翻阅着人事档案。
办事员李仙玲领着两个学生模样的一男一女走进来道:“宋局长,这就是新分配来的两个大学生!”
宋立文放下手中的文件,迎上去边握手边说:“欢迎你们到山区来啊!”转而吩咐李仙玲道:“仙玲呀,给他们两个倒水呀!”
李仙玲给刘松林和陈秀英倒罢水道:“宋局长,我走了,有什么事请吩咐!我在外面等着!”
宋立文向李仙玲摆摆手,李仙玲便退了出去。
文静而深沉的刘松林坐着闷不作声,活泼健谈的陈秀英站起来便自报家门道:“宋局长,我叫陈秀英,他叫刘松林,是我的男朋友!我们是自愿报名到山区来的!”
宋立文色迷迷地盯着陈秀英道:“你对工作分配有什么要求?”
陈秀英不加思索地:“没什么要求,服从分配!”
宋立文欣喜地:“这就好哇!你们先回去吧!后天来拿调令!”
陈秀英和刘松林与宋立文握手告别。
宋立文握住陈秀英的手迟迟不愿松开。
刘松林不耐烦地道:“秀英,快走呀!”
宋立文这才松开手。

、县委招待所的房间里。
陈秀英:“松林,我看宋立文挺热情的!”
刘松林尖刻地:“还热情呢!我看她有失做领导的体态!一进门就盯住你看,临走时又握住你的手不放开!太不像话啦!”
陈秀英:“怎么,你吃醋啦!不就是多看我几眼,多握一会儿手嘛!你放心,他把我看不走,握不走的!咱俩的心会永远在一起的!”
刘松林:“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陈秀英撒娇似地:“你就放心吧!”说着便在刘松林的脸上亲了一口。
此刻,门声响了。
陈秀英:“请进!”
李仙玲拿着调令走了进来。
陈秀英迎上去:“怎么会是你呀!”
李仙玲:“怎么?不欢迎吗?”
陈秀英:“怎么会呢!我巴不得你来呢!”
李仙玲拿出调令放在桌子上道:“这是你们俩的调令!明天就去报到!”说毕便走了出去。
陈秀英站在门口向李仙玲招手:“再见!”
刘松林从桌上拿起调令一看,啪地往桌上一放道:“老法海!”
陈秀英转身:“你这又是咋啦!”
刘松林指着桌上的调令:“你看看吧!把我分到石大山林场,把你分到他身边,这是什么意思!”
陈秀英拿起调令一看,愤怒了:“不行,我去找他去!”

4、宋立文办公室
陈秀英拿着调令风风火火地来到办公室门前在急敲着门。
宋立文放下手中文件道:“请进!”
陈秀英冲进门来,走到宋立文面前把调令往桌子上一放道:“宋局长,感谢你对我的器重!但是,办公室秘书我干不了!”
宋立文严肃地说:“陈秀英同志!服从组织分配是一条基本的原则,况且你也是表过态的嘛!怎么能这样没有规矩呢!”
陈秀英:“宋局长,服从组织分配是我表的态!但是你用人的原则是什么?”
宋立文毫不示弱地:“任人唯贤!”
陈秀英:“既然是任人唯贤,你应该让我做我的专业工作,做秘书就不是我的专业!”
宋立文气势逼人似地道:“陈秀英同志,你说话可要注意政治立场!你这种个人主义思想是很危险的!做为一个革命青年,对待工作的态度应该是:革命战士是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绝不允许强调个人的私利!你懂吗!”
陈秀英被宋立文的一番话震住了。
陈秀英欲说又止地:“可是……”
宋立文假惺惺地:“可是什么呀?说下去,有什么具体困难,组织上会帮助你解决的嘛!”
陈秀英不好意思地:“可是我男朋友刘松林……”
宋立文没等陈秀英把话说完就接过话茬道:“分配得太远了吧!是不是?”
陈秀英点了点头。
宋立文走近陈秀英,关切地拍了拍陈秀英的肩膀:“秀英啊,这你就该早点说嘛!你很爱刘松林吗?”
陈秀英毫不害羞地:“不错!我们俩来山区的目的,就是要在林业上干一番事业再结婚!”
宋立文:“好啊!有志气嘛!我会支持你们的!”转而沉思了片刻道:“不过,刘松林暂时还不能调到局里工作。但是石大山林场就不再去了,因为离县城太远了嘛!就让他去县林科所做科研工作怎么样?”
陈秀英感激地:“谢谢宋局长的关心!”

5、县林科所大院内。
大院内的墙上贴满了大字报。
会场上早已坐满了人,有些人正在看着大字报。
会场上悬挂着“把林业系统四清运动进行到底动员大会”的横幅。
宋立文正在作动员报告:“同志们!咱们林业系统的四清运动正在向纵深发展,根据各单位所揭发的大量事实,充分说明了阶级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近林科所揭发出来的新问题就是一个典型事例!有一个大学生分配到林科所仅仅一年多时间,由于放松了思想改造,坚持走白专道路,追求资产阶级生活方式,多次调戏林业技术员李某某,并多次强奸李某某,终蜕化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坏分子,这个人就是坐在台下的刘松林!”
此刻会场内引起了一阵骚动,人们的目光纷纷投向刘松林和陈秀英。
陈秀英愤怒地站起来揪住刘松林质问着:“刘松林,你怎么能干出这种缺德的事!你说,有没有这种事?”
刘松林木然地一句话没说。
陈秀英啪的一耳光打了过去:“你!”
公安人员过来制止了陈秀英。
宋立文道:“同志们!请大家安静一下!现在我宣布开除刘松林的公职,并交公安机关依法办理!”
公安人员把刘松林押出了会场。
陈秀英当即晕倒在地。
画面重新化入省林学院陈秀英的办公室内。

6、陈秀英的办公室内日内
陈秀英悲痛地拿起信又继续看起来。
画外音:“妈妈!儿现在想在这一千二百亩轩辕松林上为造林英雄刘松林立一块功德碑,可是那位身居副县长要职的宋立文却百般阻挠。万般无奈,儿只有求母亲帮儿寻求万全之策!”
陈秀英看到这里,立即拿起了身边的电话道:“喂,省旅游局吗?我要金笑梅!”
电话里传来了金笑梅的声音:“妈,我是笑梅!有什么事?”
陈秀英几乎是命令地道:“你收拾一下,开上你的车,我们立刻赶赴玉皇山!”

7、沿河林荫大道上。
一辆银灰色的小轿车在驰骋着。
车里的司机是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她体态端庄,那双扑闪着睫毛的大眼睛充满着睿智,薄薄的嘴唇含着微笑,她就是省旅游局规划处处长金笑梅。在她身边坐着的正是陈秀英教授。
陈秀英望着窗外的山色风光,慨叹道:“笑梅呀,快四十年了!这一方山河的变化可真太大了!”
金笑梅道:“妈,这才叫祖国的大建设一日千里呢!”
陈秀英问:“笑梅,你能不能再开快点儿?”
金笑梅道:“妈,我这车开得都快飞起来了!”
陈秀英道:“妈真想一下子飞到玉皇山呀!”
金笑梅道:“妈,继林来玉皇山扶贫不到半年,你就想他了?”
陈秀英半开玩笑地道:“我想他,你更想他!”
金笑梅不好意思地:“妈!”
陈秀英爽朗地道:“你和继林都快结婚了,有啥不好意思!这才叫情系玉皇山呢!”

8、洛河公路大桥上。
一个年近六旬的女人,披头散发地跪在大桥的一端在祈祷着。
金笑梅开的那辆银灰色的小轿车急速向桥上驶来。
大桥的另一端,那个跪着的女人,眼巴巴地看着小轿车急速驶来,她爬在地上不停地磕着头。
坐在车内的陈秀英,远远看见前边路边有人在磕头,有人在围观,便对笑梅道:“笑梅,停车!”小轿车刚好在那女人磕头的地方停了下来。
金笑梅道:“妈,有什么事?”
陈秀英指着路边磕头的女人道:“笑梅,你下去看看,那位大娘是怎么回事?”
金笑梅应声下车向那位大娘走去。
金笑梅问:“大娘,你这是怎么回事呀?”
那女人急忙起身道:“这位好心的师傅,我想去玉皇山,等了半天也没挡住车!师傅,你就行行好,捎我一程吧!”
金笑梅道:“原来是这样呀!大娘,你等会儿!我去给你说说看!”
那女人感激地道:“谢谢师傅!”
金笑梅来到车窗前道:“妈,那位大娘想去玉皇山,你看?”
陈秀英道:“你快叫她上来呀!”
金笑梅道了一声:“遵命!”。
金笑梅来到那女人跟前道:“大娘,我们也上玉皇山,你就跟我们一道走吧!”
李仙玲感激地道:“太感谢你们了!”
金笑梅扶着那女人上了车。
小轿车向玉皇山奔去。
那女人道:“你们真是大好人哇!”
陈秀英道:“这位大妹子,你是玉皇山人?”
那女人道:“不是!”
金笑梅道:“那玉皇山肯定有你的亲戚吧?”
那女人道:“没有!”
陈秀英问:“那你上玉皇山干什么呀?”
那女人道:“我去玉皇山祭奠一个人。”
陈秀英问:“祭奠谁?”
那女人道:“祭奠刘松林。”
陈秀英一惊道:“你是……”转身盯着那女人。
那女人道:“我是李仙玲……”
李仙玲的话未说完,陈秀英怒不可遏地道:“原来是你这个冤家!笑梅,停车!”
小轿车吱地一声停在崎岖的弯道上。
陈秀英从车上跳下来,冲到车后,拉开车门,朝着李仙玲厉声道:“李仙玲!你给我滚下来!你睁开眼看看我是谁?!”
坐在车上的李仙玲惊疑地望着陈秀英:“你?”
陈秀英:“我就是陈秀英!”
李仙玲如梦方醒,慌忙从车上下来,跪在地上求饶道:“陈大姐!三十多年啦!我总算见到你了!我对不起你呀!”
陈秀英道:“你对不起我是小!你对不起刘松林是大!你说!刘松林强奸你了没有?”
李仙玲道:“陈大姐,松林他是清白的呀!”
陈秀英再也忍无可忍了,啪地一耳光将李仙玲打翻在地:“你可恶之极!你还有脸去祭奠刘松林!有辱他那圣洁的灵魂!”转身对金笑梅道:“走!咱们走!”
李仙玲猛地站起来道:“陈大姐,你就是走也得等我把话说完吧!”
陈秀英转身道:“好!你就快说吧!”
李仙玲道:“陈大姐,你恨我、骂我、打我,我都不怨你!那是我的报应!我知道你深深地爱着刘松林!是我玷污了刘松林的清白,是我促成了你与刘松林的悲剧。但这一切都是宋立文逼着我干的呀!我承认我软弱、我无能,我无力与宋立文相抗衡!陈大姐,你又怎么样呢?你不是也同样无能为力、忍辱含恨地逃回省城去了吗?你……”
金笑梅气愤地道:“李仙玲,不准你这样对我妈讲话!”
陈秀英道:“笑梅,你让她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也许她果真有难言之隐!”
李仙玲心里的话像开了闸的河一样涌了出来:“陈大姐,你能逃,你也有处可逃啊,我的陈大姐!而我无处可逃,也不能逃呀!我怕我爱的人会与刘松林同样遭陷害呀!三十多年来,我忍辱负重地与一个连禽兽都不如的人生活在一起,受尽了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宋立文曾几度让他的情妇万小芹把我送进精神病院,想把我折磨死呀!但我不能死!我一死谁能说清刘松林遭陷害的真相呀!我今天所以从精神病院跑出来,就是听说玉皇山来了个刘继林,他有气魄有胆量,敢为刘松林树碑立传!我从他身上看到了希望!我要找他说明刘松林被害的真相!陈大姐,你们走吧!我就是爬也要爬到玉皇山的!”说毕便倔犟地向前走去。
陈秀英激动地道:“仙玲妹子!我的好妹子!我错怪你了!”
金笑梅望着李仙玲道:“李阿姨!你要找刘继林,这就是刘继林的母亲!”

共 10646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教授母亲陈秀英在读儿子的来信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把她的记忆带回了 0年前……那个时候,刚刚毕业的陈秀英自愿报名到山区工作,却遭遇了色狼领导,将两个人分到了不同的地方,在陈秀英的坚持下,男朋友不再去往大山深处。后来,男朋友刘松林遭遇了陷害,他们之间的感情终结了。儿子的信又将记忆拉回了现实中,陈秀英带着未来的儿媳一起去玉皇山。路上遇到了当年的当事人,一切真相大白。来到玉皇山,陈秀英看到了一片繁荣的景象,并且意外地找到了失散了的女儿。陈秀英为刘松林讨回了公道,让长眠者得以安息。故事层层递进,波澜起伏,充满引力。带着时代的烙印,也带着现代生活气息。文笔独到,构思新颖。一篇好文章,推荐共赏。【编辑:卡米】
1 楼 文友: 2016-12-24 19:11: 9 学习老师佳作,祝好。 您不要猜我是谁,我知道您是谁---祝你开心每一天。
回复1 楼 文友: 2016-12-25 09:00:57 非常感谢你猜社长一贯的支持!
2 楼 文友: 2016-12-26 15:2 :2 感谢赐稿,祝创作愉快。欢迎精彩继续。
回复2 楼 文友: 2016-12-27 14:20:24 非常感谢您的光临指导!夏季出行必备药品
小孩子半夜流鼻血危险
老年人健忘是什么病
婴儿大便干燥怎么办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