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数码时代的道德困境

时间:2019-08-15 13:14:39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数码时代的道德困境

色情文学充塞络。人们若不是在看三级片,就是在玩《愤怒的小鸟》。在美国,数码革命催生了一个以自我为中心、一盘散沙的群体,这个群体正在向世界输出他们共同性低到的生活方式。

这看起来都属于一位观察家所说的“退化到自我追求和个人主义的普遍现象”。只不过,那位观察家并不是在说黑莓或宅在家里观看视频的行为。这番抱怨针对的是寻常的、电视机乃至“后花园”,在20世纪,这些事物引发了与我们今日一样的反思。

在《美国的呼唤:1940年前的社会史》一书中,克劳德·费舍尔追述了人们担心减少了面对面接触,致使“社交风气更浅薄”的往事。

有些人觉得,会让人紧张。“人们神经绷得紧紧的,觉得随时可能会有打进来,总是烦躁不安,因为使他们养成了随时知道结果的习惯。”费舍尔写道。

这本书出版于1992年,这是一个有趣的时间,当时世人正在反思一个世纪以来的革新——、汽车、冰箱、电视——而数码科技革命尚未真正起步。

今日阅读这本书的好处是,它提醒我们并非生活在一个特别非凡的时代,新设备往往会激发道德恐慌,而终人们会找到更文明的方式与这些设备共处。

在问世后的初几十年里,人们围绕礼仪展开了一场辩论:说“喂”,而不是以介绍自己是谁开场。在一篇由行业评出的获奖文章中,一位固守陈规的人问:“你会冲进一间办公室或者敲开一户人家的门,冲口说出‘喂,喂,您是哪位’吗?绝不会的。”

正如今天的电子邮件一样,那时候有人担心取代书信,将使得未来的历史学家没有资料可考。

费舍尔指出,被诟病加剧社会混乱的不只是。《中镇》是罗伯特·林德和海伦·林德夫妇在1929年针对一个普通美国小镇所做的一项经典研究。书中宣称,汽车方便了人们去路边旅馆和电影院,因而“削弱了家庭关系,鼓励了滥交”。大学的行政管理人员则称,汽车分散了学生的心思,导致辍学率上升。

然而,这些新技术也有拥护者,他们说的话与今天互联应用(如Skype)的支持者一个腔调。他们指出,和汽车有利于家人保持联络。

一些人声称,会削弱邻里关系的说法并不正确。1933年出版的、为赫伯特·胡佛总统的社会潮流委员会编写的一本专著指出,因为人们打的大部分都是本地,所以会增进邻里关系。

终,正如费舍尔所指出的,固定成了寻常事物。人们基本上不会去注意它。它已经成了生活中的一部分,很少人会觉得没有有什么好的。

同样,黑莓、智能以及任何将取代他们的事物都会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我们不会老去注意他们。

以后,会有人厌倦老是盯着屏幕,而开始转向别的事情

,就像如今有人已经放弃开汽车而开始骑自行车一样。我们要么会停止在别人和我们说话时查看电子邮件,要么就像打时说喂一样,人人都这么做,那样一来,也就没有人会在意这件事了。


河南癫痫病的医院
邯郸哪里治疗癫痫病专业
重庆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通化哪里能治好癫痫病
三明哪家治癫痫病医院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2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