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中都董事长杨定国跑路搬走8个神秘箱子留下

2018-11-30 21:04:37

中都董事长杨定国跑路搬走8个神秘箱子 留下20亿巨债,热点资讯,

危机的升级迫使中都集团员工展开了内部自查。根据中都集团员工调出的监控视频,6月14日晚间,即杨定国“跑路”前的两天,杨定国在其哥哥杨定勇、妹妹杨定珍的协助下,从中都集团董事长办公室搬走了8个神秘的箱子。

杨定国失联事件:杭州余杭区中都百货临平店大

相关公司股票走势

交通银行

门紧锁,债主们聚集在中都置业总经理办公室讨要说法,债主吴先生被告知中都集团账户已经没钱了,中都百货商户们正在撤离李小平/摄翟超/制图

编者按:江浙资本,素来有抱团取暖、相互担保的习俗。企业之间相互担保,层层外延编织的担保链,终形成一个规模庞大的担保圈。对于杨定国跑路事件,外界除了需要关心其背后的资金窟窿,更应该警惕有可能爆发的担保危机。

证券时报李小平

“入梅”的杭州,天气说变就变。杭州知名企业中都控股集团(简称“中都集团”),也在今年的入梅时节突然变脸。

6月18日,位于杭州庆春路的中都百货突然关门歇业。随后,犹如倒塌的多米诺骨牌,位于杭州城区、临平、安吉等地多家中都百货门店,相继“暂停营业”。一时间,关于“中都集团董事长杨定国失联”的消息见诸报端。

6月18日,杭州余杭区政府一度发布“寻人启事”,并前往中都集团总部展开调查。但是,中都集团员工和各方债主终未能盼来“应急处理小组”的正式入驻,危机随后升级。

6月20日,证券时报在中都集团总部大楼采访时发现,公司旗下业务大多已经暂停营业,公司内部员工人心惶惶,各地债权人聚集总部大楼,中都集团已经失控。

债主“占领”办公室

杭州余杭区的临平,距杭州市中心武林门的车程约45分钟。临平北大街的陡门口,是杭州余杭区为繁华的购物中心,主要包括中都商业步行街和中都集团大厦。高达23层的中都集团大厦,便是杨定国11年前为家乡人打造的“临平武林门”。

根据中都集团公开资料,该公司目前掌控的子公司多达20余家,产业涉足房产、百货、酒店、金融、园林、物业等,业务涉及浙江、安徽、江西、河南等多个省份。

中都集团大厦的4楼、5楼,是中都集团旗下子公司的办公重地,其中,杨定国本人的办公室就在5楼。随着“杨定国跑路事件”的发酵,这栋办公楼开始热闹起来。或许是前往讨债的人进出过于频繁,守门的两位保安,已顾不上盘问来人身份,而是坐在一旁只顾自己聊天。

中都集团办公楼层的正中央,是一个茶歇区,摆放了十几张喝茶的桌子。债主们三五成群围坐在一起,不时进行交谈。这些前来讨说法的债主们,有操外地口音的,但更多的是余杭本地口音。没有参与讨论的债主们,或在闷头吸烟,或在不停地打。

中都集团旗下子公司中都置业,当天显得尤为热闹。不足50平方米的办公室内,挤了20~30人。由于已经找不到座位,不少债主索性就倚在办公桌上。

进入中都置业总经理办公室,发现,杨定国的哥哥—中都集团副董事长杨定勇已经被前来讨债的人群堵在办公室好几小时了。

探访期间,不管债主们如何追问,杨定勇多数时候都没有吭声,只是低头玩着。三缄其口的杨定勇,让前去讨债的债主们很无奈,就像没有了脾气一般,大多数时间只是默默地待在那里,不能解决什么问题,却又不愿意离去。

当向杨定勇询问杨定国的下落时,杨定勇甚至不愿意多抬头看一眼。他自嘲自己只是一个看门的,所有事情都是由他弟弟杨定国负责。

中都置业是中都集团旗下的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一位赵姓债主告诉,杨定国跑路事件曝光后,自己就连忙跑到中都置业讨说法。6月19日,待了一天的赵先生无功而返;次日,他又一大早赶了过来。他觉得自己很倒霉,通过中都置业购买的房子,已经走完了绝大部分程序,只差一步,就可以拿到银行的按揭手续了,但杨定国的跑路,让他不知所措。

比较而言,吴先生的运气似乎更差了。6月16日,吴先生刚刚交完50多万元的首付款,其中,中介费和购房的各项税费,中都置业一共收了5万多元。事实上,就在吴先生付完首付款的那天晚上,杨定国失踪了,但由于当时还没有被媒体曝光,因此吴先生全然不知。

“首付款交纳在监管账户上,这个应该不会出问题,到时就是麻烦一点,换成其他中介就可以了。但是,交纳的中介费和其他税费,就不好说了。”对于中都置业收纳的中介费,吴先生似乎抱有一丝希望。

然而,经过大半天的折腾,结果却让这些债主们几乎无语。负责给债主们办理手续的一位中都置业客服经理,从办公室拿出了一张“收据”和一份“情况说明”称,“公司账户上已经没有钱了,你们拿着这些证据,去找余杭区政府吧。”

内部集资近亿元

杨定国失踪带来的危机,中都集团的员工为清楚。外部债权人不断涌入,令越来越多的内部员工开始担忧。

据了解,杨定国失踪前,或以个人的名义,或以公司的名义向中都集团内部员工借款多年,且集资数额巨大,涉及资金约8000万元~9000万元。其中,近就有10余位中都集团内部的员工,向杨定国贷款超过千万。

“当时,杨定国借款的理由是作为员工的福利,由中都集团做担保,借款方可以享受2分的月息。”中都集团的一位内部员工称,利息是按年拿的,借钱出去的中都集团员工,如果想要拿回本金,需提前一个月向公司打报告。杨定国跑路前,还有很多中都集团员工没有拿回本金和利息。

除了上述债务,杨定国用员工身份注册公司融资,也是中都集团公开的秘密。

据接近杨定国的人士对称,目前,公开资料关于中都集团的旗下子公司为20余家,但实际上杨宗昌掌控的子公司多达50~60家,这些未被纳入集团名下的子公司就是杨定国以员工身份注册、但实为杨定国所用的公司。这些没有公开的子公司,用途繁多,或用于实际经营业务,或用于贷款融资,或为了做账需要。

对于那些替杨定国注册公司的中都集团内部员工来说,他们担心的是,不知道杨宗昌用这些公司到底融了多少资?因为这些公司的法人并不是杨定国,到时债权人若追究,势必会波及这些员工。

杨定国失踪的消息传开后,引发了外界高度关注。6月18日,杭州市余杭区政府发布了一则关于杨定国的“寻人启事”,并随即组织相关人员前往调查,但是,中都集团的员工终没有盼来“政府应急处理小组”进驻。

据介绍,6月18日,中都百货关门事件尚未发酵,所以不论是中都集团总部,还是旗下各子公司,尚未受到牵连,内部运营还算正常。因此,杭州余杭区政府前往中都集团调查时,员工仍在工作岗位上各司其职。于是,余杭区政府终没有派出应急处理小组进驻。

但是,一天之后中都集团情况突变,越来越多的债权人涌入公司,让中都集团的员工人心惶惶、坐立不安。6月20日上午,中都集团组织代表前往余杭区政府求助,但信访办称需要走流程。

“在中都集团的民间借贷中,有些人是把一辈子的积蓄都借给杨定国了,有些人甚至是从亲戚朋友那里凑钱,然后再借给杨定国。如果杨定国迟迟不愿现身,政府又不正式介入,肯定会出事的。”中都集团员工对说。

在中都集团的办公楼,碰到一位手拿一叠报销凭证的普通职员。他原本打算将这叠凭证交给他的负责人,但他从负责人那里得到的回复是,“现在自身都难保,你还是自己拿着保管吧。”

中都危机蔓延中

随着杨定国跑路事件发酵,中都集团的危机也迅速蔓延。

6月18日,中都百货关门营业的门店仅限于杭州市内门店。但次日,湖州市的安吉门店也已经暂停营业。

在得知杨定国跑路的消息后,于6月19日赶往了中都百货庆春店实地探访,但当时,该百货门店只是大门反锁,对外只是宣称“暂停营业”。而透过玻璃,也能看到一楼的营业大厅,还有职员在柜台坚守岗位。

然而到了6月21日,再次赶往中都百货庆春门店时,经营状况已经是面目全非。中都百货一楼的营业大厅内,早已空空荡荡,往日热闹的大厅,已被搬离一空。

中都百货临平门店,也同样如此。6月20日,赶往中都集团总部大楼时,昔日繁华的“临平武林门”,也早已人去楼空。透过大门紧锁的玻璃门,一楼的营业大厅已是一片狼藉,所有的商户都已经撤离,只剩下了几个尚未搬走的货架。

在中都百货临平门店一侧的后大门,遇到了正在撤离的经营户们。他们正将一件件打包好的纸箱、柜台和货架等物件,从商场内源源不断往外搬,然后装载上车。

对中都集团失去信心的不仅是百货门店的经营户,还包括中都集团内部的很多员工。

“现在,老板这么一跑,很多业务做不了,他把很多子公司账户上的钱都转移走了。”杨定国的失踪,犹如树倒猢狲散,如今中都集团的大部分员工,已经没有心情再坚守岗位。

探访中都集团总部大楼时,几乎所有的办公室都可以自由进出,甚至包括中都集团财务室。在很多的时候,若不是经过询问,根本分不清谁是中都集团员工,谁是前来讨债的债主们。

实际上,仍留守办公室的中都集团员工,大多也是凑在一起聊天。聚集在总经理办公室的一群员工,围绕着杨定国跑路事件,交流着各自获得的信息。

中都集团一内部员工向证实,截至6月20日,除了酒店、物业还在正常运行之外,旗下百货、房地产等业务均已暂停运作。

危机的升级迫使中都集团员工展开了内部自查。根据中都集团员工调出的监控视频,6月14日晚间,即杨定国“跑路”前的两天,杨定国在其哥哥杨定勇、妹妹杨定珍的协助下,从中都集团董事长办公室搬走了8个神秘的箱子。

杨定国跑路留下20亿烂摊子

杨定国留给外界的信息是一张6月16日晚间杭州飞往北京的机票,然后人间蒸发。

杨定国的此番跑路,引发了外界对他身后巨大财务窟窿的猜测。

身为中都集团董事长的杨定国,是杭州当地知名的企业家,中都集团成立于2002年,目前主营业务有房地产、商业百货、酒店、富绅特系列(物业管理、置业、诺维园林、金融等)四大事业体,旗下共有全资子公司20余家。

此次杨定国的失踪,不禁让人联想到三年前温州部分企业家因资金链危机上演的跑路潮事件。那么,中都集团到底欠下多少债务?

20亿巨债

对于中都集团的财务状况,除杨定国外,原中都集团财务总监周虹或许为清楚。不过,中都集团内部员工表示,多年来,周虹一直追随杨定国,也一直在中都集团工作,但不久前周虹从中都集团离职。

从周虹的离职,再到如今的杨定国跑路,让越来越多的中都集团员工感到不安。如今,中都集团内部员工,已将担忧指向了公司财务疑云,并对中都集团开始了各种自查。

“截至6月20日,中都集团对外债务约20亿元,这个数字并非是大家的猜测,而是近两天财务室根据凭证统计出来的,而且,这个数据还在不断变化中。”中都集团投资部有关人士说。

据悉,中都集团拥有的“中都”商标,已连续三届荣获杭州市着名商标,中都集团也多次被银行和授信单位评为信用“AAA”级企业。中都集团融资的主要来源包括银行贷款、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小额公司贷款等;另外,杨定国及其中都集团,还向内部职工集资,以及向当地民众借贷。

了解到,6月18日,即杨定国跑路的第二天,中都集团就有一笔470万元的银行贷款需要偿还,但杨定国的失踪,也意味着这笔贷款变成了逾期贷款。“接下来,中都集团到期的贷款还有很多,杨定国这一走,银行等其他债权人,肯定会提前上门逼债。”中都集团内部人士称。

担保危机

目前,外界能够查询的中都集团公开债务,是三笔与资本市场联系密切的融资。即2012年6月14日,中铁信托为中都百货提供了1.3亿元的信托贷款,期限为30个月,年化收益率水平为8.7%~11%。另外,华鼎控股()公告显示,2012年12月24日,该公司通过交通银行,向杭州中都购物中心放贷3000万元,期限24个月,贷款利率为18%。2013年7月15日,长城信托向浙江临安中都置业有限公司发行了5000万元的信托贷款,产品期限18个月。

债权人吴先生告诉,自己了解到的信息是:“目前,杨定国的债务约20亿元,但中都集团现有资产应该值10来亿,两项相抵,资金缺口也就10亿元。但杨定国这样一跑路,把问题变得复杂了起来,也会加速中都集团的崩盘。”

眼下,迫在眉睫的是如何找到杨定国。很多中都集团员工希望,杨定国只是丢失联系不上,或者心情不好关机两天,过几天就能回到临平。但是,他们已经做好坏的打算—在找到出路前将掌握的线索交给当地公安机关处理。

江浙资本,素来有融资担保的习俗,这些层层往外扩延的担保,终形成了一个规模庞大的担保圈,到底有多少企业受此担保的拖累,至今仍是个谜。

员工称杨定国涉嫌卷款潜逃

危机的升级迫使中都集团员工展开了内部自查。然而,慢慢浮现的真相却令中都集团的员工大失所望。

6月20日,中都集团的总部大楼极度混乱。当到达中都集团办公楼时,中都集团的员工不是避而远之,而是犹如看到了“救星”一般。几个公司中高层人士甚至主动凑过来,向抖落杨定国的“罪状”。

“现在,媒体的报道都称杨定国是 失联 ,其实性质比失联严重得多。杨定国此次跑路是属于卷款潜逃,且早有预谋。”刚刚表明自己的身份,中都集团投资部负责人就脱口而出。

由于没有盼来“政府应急处理小组”的进驻,中都集团的员工随即展开了自查,真相随之慢慢浮出。

根据中都集团员工调出的监控视频,6月14日晚间,即杨定国“跑路”前的两天,杨定国在其哥哥杨定勇、妹妹杨定珍的协助下,从中都集团董事长办公室搬走了8个神秘的箱子。

“公司中高层职员都知道,那些箱子里面,一直藏着现金、收藏品和金币等。但是杨定国跑路前,却在家人的协助下,把8个柜子搬走了。如今问杨定国的家人,他们却称对此不知情。”上述负责人称,杨定国及其家人的做法,令公司的职工很失望。

话音刚落,另一位中都集团中高层人士接过了话在,“6月16日,也就是杨定国跑路的当天,他将公司银行账户上的200万元资金,转到了他一位朋友的账户上;另外,还从贸易公司带走了3公斤黄金。”

对于外界而言,杨定国的此次失踪略显突然。不过,中都集团的员工自查却显示,早在杨定国此次跑路前的一个多月,他已开始着手准备。

根据内部自查,早在今年5月份,杨定国就已开始为此次潜逃做准备,包括办理离婚手续、变卖个人名下的房产、豪车。同时,杨定国还在近期转移了部分公司名下的资产。

以中都集团旗下房产子公司的临安排屋项目为例,据介绍,此前该项目的销售一直不好,但是近,该排屋项目却一下子直接销售了几十套,这是极为不正常的现象。公司员工认为,这些受让排屋的对象,应该是杨定国认为需要保护的人。

据介绍,杨定国跑路消息传出后,中都集团的内部员工,原本将寄托放在杨定国的家人身上,希望杨定国的家人能终站出来,保护员工的利益。但是,随着真相慢慢浮现,中都集团的员工们已经对杨定国的家人不抱幻想。

“我们会将目前掌握的线索,交给公安机关来查处。作为公司普通的员工,我们没有更多权限再继续追查下去。如果公安机关再不迅速介入,可能杨定国的家人还会继续转移资产。到时,中都集团就真的只剩下空架子了。”几番探讨和等待后,中都集团的内部员工,已经将希望转向了余杭区政府部门。

true

财经综合报道

证券时报

report

7777

危机的升级迫使中都集团员工展开了内部自查。根据中都集团员工调出的监控视频,6月14日晚间,即杨定国“跑路”前的两天,杨定国在其哥哥杨定勇、妹妹杨定珍的协助下,从

(:UF048)

圆棒机厂家直销
铝单板厂家直销
大清铜币拍卖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