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市民熱議醫療服務價格改革醫務人員自曝收費

时间:2019-06-07 04:41:5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市民热议医疗服务价格改革 医务人员自曝收费黑幕

  新桂-南国早报肖世艳昨日,近百个打进了本报关于医疗服务价格改革的讨论,人们热切期望,政府能通过本报这条,听到他们的呼声。在决策时,充分考虑民生民情。要关注弱势群体在昨天的中,90%以上的人期望有关部门在决策时,能多关注弱势群体看病的承受能力。陆女士是一位普通工人,看病自费。前段时间她的声带长了一个小疥,到某区直医院检查,医生告诉她要切除小舌头。通过电脑查询,她得知动手术时局部麻醉要花2000元,全麻5000元。她一算,切掉这个小舌头,麻醉费加上住院费、手术费、护理费、药费等,就可能要花掉自己一年多的收入。由于费用太高,陆女士到现在都没有动手术。她希望有关部门在调整价格时,能考虑弱势群体,手术费不要调得太高。向先生是某局的退休干部,享受区直医保,加上公务员补贴,每年他可以享受到3000多元的公费医疗,再加上每月1000多元的退休金,按说看病不愁了,可他仍感到看不起病。向先生有高血压,每星期要开一次药,每次125元,不用半年他的公费医疗就用完了。他说:“像我们这样的人都感到有压力,那些没有医保的人怎么办?工人和农民该怎么办?”享受医疗统筹的洪女士也有同样的呼声。她说,今年1月,她身体不舒服,在两家医院检查,诊断结果都是左下腹有实质性肿物。由于肿物在肠细膜处,其中一家医院建议她做了肠静检查。之后,医生又建议她照CT,结论是左边卵巢囊肿,需要实行手术。但手术切开之后,发现“病灶”处没有肿物,是卵巢异位,于是医生又为她缝合了。手术加5天住院费,总共花了8000多元。洪女士说,如果医生对每个人都这样,那些没有享受医保和统筹的普通百姓,恐怕只能等死了。体制必须改革“利用价格调整来解决看病贵的问题,这是不可能的。”在昨天的中,不少人认为,要想解决看病贵、看病难问题,必须从医疗体制上着手。曾先生在致电本报时说,自治区物价局通过听证会的形式,听取群众对规范医疗服务价格意见,本意不错,但想解决问题,必须从现行医疗体制着手。他说,目前医院在大喊政府投入不足,医院负结余,经营困难;而老百姓又苦于医疗服务费用太高,无力承受。他认为,政府应在医院和患者之间找到一个利益平衡点,才能解决看病难、看病贵问题。环保部门的王先生认为,解决看病难的问题,焦点不应该在医疗服务价格的高低调整,而应该在政府部门。只有建立起医疗保险体制,让患者、医院、保险公司三方都承担相应的义务,享受应得的利益,才能解决实质问题。他说,医院现在已是企业化管理,它必须赢利,否则很难正常运转;而患者到医院看病,享受的又不是一般的商业服务,价格太高,确实让人承受不起。王先生曾作为访问学者到过不少国家,觉得有些国家在这方面就做得很好。如他去美国才一个月,也必须缴纳一个月的医疗保险费,如果这期间在美国生病,全由保险公司埋单。他认为,我国虽然也推行医疗保险制度,但患者基本还是用自己的钱,且现行的医疗保险制度推广范围也有限。不要流于形式黄先生在致电本报时有些悲观。他说,提价或降价,都改变不了医生乱检查、乱开单、提成、回扣等现象。他希望对于涉及到老百姓利益的医疗服务价格规范问题,物价部门应广泛地听取多方意见,不应该是申请方报多少就批多少。另一位姓黄的先生在致电本报时称,参加听证会代表的代表性不强,感觉有些走过场。本次听证会只有10名消费者代表参加,这10名消费者代表能不能代表全体广西人的心声,值得怀疑。他认为,本次听证会有29名正式代表,应该有一半以上的消费者代表参加听证会才对。防止“两头翘”唐女士在拨通本报后,不无担忧地说,手术费涨了,药品价格又不降下来,“两头翘”起的医疗服务收费,消费者真的难以承受。唐女士的一个亲戚不久前做阑尾切除手术,住院前后的总费用是9000多元。唐女士说,从住院到出院,医生一直用的都是昂贵的头孢消炎药,医生用药根本不为病人着想。如果再提高手术费,“两头翘”让普通家庭根本无法承受。王先生也因为阑尾炎于去年做了微创手术。他说,阑尾和疝气手术是小的手术,可他每天为此付出的费用高达1000多元,一天几颗头孢,前后4天,花了4000多元。他认为,要防止“两头翘”,就不能让医院收费像交通罚款一样,医院划价,财政收费。护理费应明确护理内容对于调高护理费,不少病患意见较大。欧女士在致电本报时说,护理费不能只要住院就收,这样不合理。她认为,在确定护理级别的同时,还应确定护理的内容、标准等。如一级护理包括的内容是什么,服务到什么程度。韦先生的家人到某医院住院,属病重病危病人,家属来陪护。出院时,仅护理费就交了4000元。他说,护士平时就是发药和定时打针,其他的都由家属来做,他觉得这笔费用不合理,找医院论理,医院说来住院就要交这笔钱。引来医务人员自曝黑幕昨天的开通后,还接到了不少医务人员,向揭露医疗费用高的黑幕。一位乡镇医生说,城市医院乱收费的现象,在他们医院也有,如阑尾手术1500元,胃大切2500~3000元,骨折接钢板3000元。这些项目跟市里比,收费虽然低了许多,但也远远超出了实际费用。而且,一个有职工60多人,年收入250万元的乡镇卫生院,一年的接待费高达3~4万元,费1万元,政府对乡镇一级的卫生院,投入少之又少,这些钱从何处来,可想而知。宾阳县的黄小姐以前也做过手术室护士,看到有病人质疑住院20天,用了230个针头,她忍不住拨通了本报。她说,为什么针头那么多,因为那些没有打成功而报废了的,也算在病人账上。她告诉,在医院,每个科室都有“小红条”,小手术如包皮切除、腋窝手术的手术费用,一般都进医生和护士的腰包。对病人施行抢救,要用生理盐水,用10瓶,医院写20瓶、40瓶也是常事,反正病人无法去数瓶子。护理费也会跟随护士的心情好坏而定。按规定,一个小时的护理费,科室定价是5~10元,护士心情不好时,就有可能收你价10元。还有加班费,如果病人不给红包、不请客吃饭,有的医生在动手术时会故意推迟手术时间,那怕是10分钟半个小时,也算加班费,由病人来埋单。